3小时演绎60年离合 《宝岛一村》南京诉乡愁



  “有时哭得抽泣,泪还没干又破涕而笑,还没笑完又哭将起来……”曾在眷村生活过的林青霞,在看过《宝岛一村》后撰文感叹,“这是什么样的一出戏?把我弄得像个傻子一样”。看傻林青霞的《宝岛一村》到底是怎样一出戏?昨晚在南京人民大会堂观看了演出的观众一定得出了答案——笑中带泪,三个半小时演绎六十年的离合悲欢。就像演员屈中恒在微博中感慨的,昨天刚好是孙中山诞辰纪念日,该剧在南京的演出具有特别的意义,而舞台上在几家人当中挥散不去的乡愁也显得更加浓郁。

  三个半小时·三家人·六十年

  “那是1949年……从大陆到台湾的军人和家眷住在了眷村……眷村要拆了……我想告诉我的女儿,当时是如何……”王伟忠客串说书人,拉开了这出三个半小时的“鸿篇大戏”。与那些谈情说爱、娱乐恶搞的舞台剧相比,《宝岛一村》实在不能说是一部简单的话剧,而是一幅跨越60年的宏大画轴、一部荡气回肠的眷村史诗。《宝岛一村》讲述了发生在眷村3个家庭60年的故事,眷村里的人来自大陆各个省市,却在这个特殊的生存环境下和睦相处,渐渐融为一个大家庭,成为台湾特殊的社会群落。这是三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他们操着天津话、上海话、山东话、闽南话……其实三个半小时并没有特别完整的一个故事,而是很琐碎的一件又一件生活当中的小事,大人们艰难谋生、扎堆八卦,孩子们恋爱、闯祸、打架……演出前半部分用幽默荒诞的手法勾勒出一群外省人迁居台湾后的生活,后半部分则弥漫着沧桑伤感的情绪。

  笑中带泪·泪中带笑·全家福

  “笑中带泪”,这是几乎所有看过该剧的观众共同的情感共鸣,包括林青霞、张艾嘉等眷村走出来的明星也都被剧中人的离合悲欢同时触动了笑神经和泪神经。南京观众当然也经历了相同的情感历程——从一开场,一群老兵领取眷村门牌号,就有不少让人捧腹的笑料;随后,当赵家、朱家和周家陆续“成型”后,淋漓尽致、洋洋洒洒的人生百态就登场了。赵家老太教台湾女人朱嫂做天津包子,本来两人说起方言像是鸡对鸭讲;老赵、老朱、周伯三人经常在大树下讨论“戴笠到底有没有死”,戏谑地传达出他们对于回家的深切渴望的同时令人捧腹,而那段“不见的人都凑到一块去了?这么说的话,孙中山和袁世凯可以一起打麻将,希特勒在一旁端茶倒水,梅兰芳也来上一段……”更是让大家笑得前仰后合。而更多的时候则是让观众看得心生酸楚甚至热泪盈眶:到台湾的第一顿年夜饭,几家人举杯希望“明年就回去过年了”,齐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大家都想知道家乡在什么方向,那位飞行员告诉大家“看那个北极星,往西再往西就是上海,往东再往东就是北平”;后来40年后眷村人返乡探亲,“二老婆”见到“大老婆”时喊一声“姐姐”的复杂情形;还有那一句句“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当画面最终定格于“宝岛一村”三代人的全家福时,全场观众起立鼓掌,掌声经久不息,这是观众对一部诚意之作的敬意。

  纪念日·包子·乡愁

  三个半小时对于一场演出来说时间的确有点长,不过剧组非常“贴心”地给观众预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结束前剧中朱妈妈的扮演者万芳向观众送上了一个好消息:散场后去门口每人领一个包子。赵家祖传的天津包子是剧中贯穿始终的重要线索,这也是赖声川的创意,圆圆的包子也有着期盼海峡两岸早日团聚这一特殊寓意。于是,该剧每到一处演出,都会给观众送包子,昨天演出方特别在南京买了2000个老字号刘长兴大肉包送给观众,也让大家与剧中人一起感受浓浓的乡愁。

  “再过半小時我就要上飞机,在关机之前提醒各位,今天是国父诞辰纪念日,《宝岛一村》选择今天在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是别具意义的,我们全体演职员都会好好表现全力以赴的”,这是金钟奖影帝屈中恒昨天一早飞往南京前发的微博,很多南京的博友忙跟帖“忘了跟屈哥说了,今天中山陵免费”、“可以到新街口看孙中山先生的铜像哦”……而情歌天后万芳则提前两天就到了南京,并在微博上透露了自己的足迹:中山陵、先锋书店、雕刻時光咖啡館……